越南正复刻中国支付发展趋势,但微信支付宝不能用

智能手机渗透率高,而无现金支付市场份额占比低,在人口和政策红利驱动下,越南支付市场必然会进入快车道。当然,现在来看越南数字支付生态还存在诸多短板。

撰文 | 李雷

出品 | 支付百科

这些年,越南逐渐进入了国际的视线。在中文网络上,越南似乎成为一种现象被讨论。

最近20年,越南经济增速都维持在5%以上,成为经济增长最快的、最稳定的新兴国家之一。预计,越南超越亚洲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尼)已无太大悬念。那么,它到底有多大的想象空间?

今年前4个月,越南移动支付交易量和交易额分别增加189%和166.1%。截至去年年底,越南已有78家获的支付业务许可的服务商。

越南支付市场发展迅猛

越南政府一直支持着无现金支付,并且一直如期快速发展。2016年12月30日,越南总理签署批准了越南建立无现金社会的五年规划,按照计划到2020年底,越南计划将现金支付占总支付额的比例降至10%,到2025年底进一步降至8%。基于此五年规划,政府在接下来的几年优化法规体系,并发布了一系列的政策去促进无现金支付体系的建立。

为实现这一目标,越南逐步放开对各机构发展移动支付服务的限制。截至去年年底,越南已有78家机构获准开展网上支付业务,其中26家已提供电子钱包服务,用户可通过电子钱包进行手机充值、缴纳水电费,还可以进行二维码支付。

从数据上看,越南2019年移动支付成绩可观,2019年交易量达4.18亿笔,同比增长198%。从2015-2018年的数据中看,在交易规模上,金融科技公司提供的电子钱包交易量还无法与手机银行相比,但从长远来看却将是推动越南无现金社会发展的关键力量。

一方面,电子钱包主导了日常小额交易,FTCR的数据显示电子钱包平均单笔交易额为19美元,而手机银行高达366美元;另一方面,金融科技企业有更强的技术创新和市场手段,便捷的一站式购物支付以及大量营销投入吸引着可观的新用户。

(越南移动支付交易历年增长趋势)

普华永道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越南的移动支付增幅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中位于前列。数字银行公司Backbase预测,到2025年,越南移动支付规模有望实现400%的增长。

疫情下,越南支付市场进入快车道

疫情爆发以来,越南国家银行(SBV)建议人们限制现金使用,增加无现金支付,降低感染风险,数字支付行业进入快车道,呈现出以下态势:

1.数字支付使用次数正在增加。据越南国家支付公司(NAPAS)统计,3月份银行间转账总额低于50万越南盾的金额较上月增加32%,显示客户已逐渐转向非现金支付。

2.国家推出支付便利政策。首先是越南国家银行协同各职能部门,给公民和企业补充和提升移动支付限额。同时,指导越南国家结算股份公司(NAPAS,相当于中国银联)、商业银行和外国银行分支机构减免支付服务费,调整优惠政策,提高支付服务的质量。

3.放宽第三方支付机构准入。今年越南数字支付公司GPAY和VIDIVA分别获得越南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目前越南经认证的非银行数字支付公司共计34家。其中2019年获得授权的有6家,电子支付市场正加速扩容。

现有越南数字支付生态存在诸多短板

尽管疫情推动了支付行业的发展,但越南数字支付发展水平依然较低。调查显示,越南无现金支付占总支付手段的比例仅14%,即便在零售电商领域,“货到付款”(现金交易)比例也在8成以上,无现金交易发展大大落后东南亚多数国家。

事实上越南拥有发展数字支付得天独厚的条件,如人口将近1亿且结构年轻(15-34岁人口占比超过30%),智能手机渗透率高,电商平台发展迅猛,政府积极推动等,那么为何在基础条件和政策保障兼备的情况下行业发展依然落后呢?原因在于越南整体支付生态欠佳。

支付生态由数字支付的产业链和其所处的监管框架协同构成,任何环节上的问题都将限制该行业的发展水平。目前越南支付生态主要问题为:

1.监管法律框架尚不健全:该问题给数字支付企业造成风险,不利于投资者扩大规模和业务范围。越南目前涉及数字支付的法律文件有两份,分别是政府关于无现金支付的条例和越南国家银行(SBV)关于支付中介服务的实施细则,但这两项法规远远落后于现实中的支付活动。

2. C端用户的支付便利度、场景丰富度有待提升:越南70%人口在农村,银行账户拥有率很低,而现行监管规定使用电子钱包必须绑定银行账户,支付便利度欠佳,限制了越南数字支付普及。此外,应用场景仍不够丰富,也限制部分人使用数字支付手段。

3. 软硬件基础网络能力薄弱:高端人才短缺,技术尚存漏洞。一是电信网络建设起步较晚,网速尚未达到世界水平。二是手机等移动终端的操作系统、终端上安装的应用软件(APP)以及数字支付系统平台存在的技术漏洞或可导致用户敏感信息泄露,侵犯用户隐私权甚至造成经济损失。三是支付系统平台承压能力有限,若海量移动终端同一时间进行资金转移和结算业务操作(类似我国天猫“双11活动”),平台则有瘫痪风险。

世界银行同时为越南早日恢复经济高增长提出了建议。一是需要慎重权衡,逐步解除国际往来限制。二是加快公共投资项目实施,以增加内需。三是需要对私营经济提供帮助,特别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旅游、出口加工制造等领域。此外,越南应抓住疫情带来的“非接触”经济机遇,推动数字支付、线上教育、远程医疗等领域发展。

支付宝、微信越南被禁的启示

目前越南市场上已出现近30个移动支付平台。

早期,越南支付市场尚未开发,对于各国资本而言都是一块大蛋糕,纷纷有外国支付公司和外资入驻越南本土。

2018年,国际金融巨头高盛集团和渣打集团对越南电子钱包运营商MoMo的投资增加2800万美元,而硅谷著名风投公司“500 Startups”也决定成立一支面向越南、价值1000万美元的基金。

2017年底,蚂蚁金服已经与越南国家支付公司(NAPAS)签订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该公司将允许中国游客在越南各地旅行时使用支付宝。尽管2018年6月,越南单方面宣称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本国属于“非法支付结算”,并全面禁止。

纵观支付宝和微信在海外的发展,这两大应用平台已经在遍布全球多数国家与地区。但在东南亚的部分国家开展并不顺利,甚至已经被强制要求“下线”,如尼泊尔、印度、越南等。

越南在2018年给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扣上了 “非法支付结算”的帽子。受此影响,当地已经接受中国支付受理的商户相继撤下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标识和广告。「支付百科」当时曾了解到,当地有商户均表示中国支付早前并未被认定“非法”,只运行到半年就被叫停,叫停行为是受到行政要求。

越南国家银行的一位官员曾表态,迄今为止,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中国电子钱包结算方式仍未在越南得到许可,越南国家银行正呈报政府对此类业务进行规制。越南方面人士透露,越南支付虽然起步较晚,但是根据所谓规定,使用POS机等境外非现金结算方式和产品必须获得国家银行批准,以进行外汇、税收管理。

有越南金融机构人士向「支付百科」透露,支付宝、微信支付因在越南受理人民币交易,导致越南外汇管理方面的问题和税收流失,这是叫停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积极的信号是,后来银联国际与越南西贡商业信用银行(Sacombank)签署合作在越南数商户开通银联二维码支付受理服务。

若越南能够持续保持对外开放,不断地融入全球规则和科技创新的浪潮,那么国际规则和科技企业也有助于其国内改革以及保持稳定的经济政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