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特朗普也许到头了 但特朗普主义没有

导读

特朗普支持者冲击美国国会大厦一事,震惊世界。特朗普向来剑走偏锋,这些在他计划之内吗?社交账号全封,主流这次彻底怒了?“特朗普主义”会遭到彻底清算吗?

观察者网针对这些问题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

[采访/观察者网 白紫文]

观察者网:上一次采访您曾指出,特朗普擅长“破”而不擅长“立”,此次特朗普鼓动“进京勤王”,可以说“破”得相当彻底,您认为特朗普是否考虑了这么做的后果?

金灿荣:特朗普是名投机商人,他在政治上的行事风格也很具有投机性,这是他的性格所致。他身边给他出主意的人也不怎么靠谱。特朗普不靠谱,他们比特朗普更不靠谱,嘿嘿,他们也没有想到最后会发展到冲击国会的局面。特朗普的团队肯定是预演过这次行动,但没计算到这个结果。

他们认为,如果外面会有几万人游行,再加上国会里的一些呼应——已经有140个众议员、13个参议员表示要挑战选举结果——这样外呼里应,内外施压,彭斯作为联席会主持人再操作操作,没准选举结果可以翻盘。

另外,特朗普的支持者们问题也很大,除了文化水平不高,种族主义情绪还很强,觉得人和人不一样,他们这群人再怎么闹,警察也都会放他们一马。

打扮成维京人的特朗普支持者与国会警察对峙  视频截图

当然,此次事件主要责任肯定是在特朗普,但是他的支持者们的素质也决定了他们很难理性地按照程序行动,走向打砸抢可能性很高。

因此综合来看,特朗普的赌徒性格、周边人的怂恿、对美国体制的错误估算以及“红脖子”们的个人素养,多种因素造成了这次国会遭到冲击的事件。

观察者网:脸书、推特都表示永封特朗普账号,主流媒体针也在全面声讨特朗普。您觉得特朗普这次是不是彻底激怒到美国主流社会,让他们团结起来了?

金灿荣:美国主流从16年开始就在排斥特朗普,这背后反映的是美国社会的分裂。特朗普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很具代表性的人物,他把美国社会的分裂以很夸张的形式表达了出来,让世人看到。但凡美国社会矛盾不那么大、老百姓不那么愤怒,他都当选不了总统。而特朗普的个人性格又善于把矛盾进一步扩大化,导致社会进一步撕裂。

此次美国国会遭冲击,更加反映着美国的社会问题有多复杂。那么多人敢于闯首都、冲国会,证明特朗普主义在美国很有社会基础,很多人实际上非常支持特朗普他们。去年有7400万人给特朗普投票,这些人是非常团结的,他们对此次大选、对特朗普的评价肯定跟主流社会不一样。虽然媒体会经常报道一些人“背叛”特朗普的新闻,但实际上只有极少数的人在跟他拉开距离,这个极少数本身也属于共和党建制派的人物。支持特朗普主义的主要力量没有改变。

下面就要看美国怎么处理自己的矛盾。《大西洋月刊》直接说“今天我们目睹了美国的一场政变”。这是定性,但定性之后改怎么处理是另一个问题,一旦处理得不好,就会导致社会更进一步撕裂。

美国主流的彻底团结现在还谈不上。这次也只是因为特朗普做得比较过火,所以主流们需要集体发表下自己的立场,但原本就激烈的政党纷争并不会因此消失。

观察者网:您认为这次美国主流是否会下定决心将特朗普主义彻底从美国抹除?

金灿荣:没那么乐观,特朗普主义目前抹除不了。

特朗普主义产生的主要原因,是美国两党主流集团共同对美国社会的不负责任。过去几十年,美国内部严重市场化,资本备受青睐,中产遭到压迫;在外部,美国利用其强大的金融优势在国际上收割韭菜,金融业一家独大,但收获的利润没有分配给美国老百姓。金融业吹起金融泡沫,但整个实体经济是在萎缩。社会贫富高度分化,结果造成民众不满。这是两党要共同承担的责任。

社会群众的不满构成了特朗普主义的社会基础,有了这样的社会基础就会产生特朗普现象。特朗普现象就像海洋上的泡沫,泡沫可以破掉,但其下面的暗潮还在。我不认为这次事件足以消灭特朗普主义。

主流社会这次表达的愤怒也主要针对的是特朗普个人,精英层觉得他玩得太过头了,要惩罚他。

而特朗普主义的社会基础没有动摇,精英阶层只要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特朗普现象很可能会卷土重来,4年以后再冒出一个更聪明、知识水平更高、但主张的观点本质上跟特朗普无异的新“特朗普”来,利用这样的社会基础去谋取政治权力。

观察者网:美国精英层难道看不到特朗普主义庞大的社会基础所暗藏的危机吗?还是他们觉得不足为虑?

金灿荣:首先,精心阶层在现有结构里得益太多了,过分的舒适让他们即使看到了潜在危机,也不会愿意改变什么。再者,美国的社会矛盾并不是少数几个人觉醒了就可以改变的,因为大部分人还没觉悟,还是觉得美国现在的布局还不错,即使偶尔有乱子,局面也能得到控制。这次几百人占领了国会山几个小时,国民警卫队一出动就平息了。所以精英阶层会觉得问题不大,现在的结构还是很舒服。

对于社会群众的一些不满,可能精英们会在技术层面上做一点让步,但不会做出根本改进。稍微给点好处,然后跟特朗普的支持者们讲:你们差不多该满意了啊,再闹下去没意义,依旧可以压住你们。

1月3日,已经80岁的美国老牌政治家南希·佩洛西再度当选众议院议长 视频截图

局面上可控、整个结构对精英有利、觉悟者又是少数,几个现实因素结合在一起,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美国主流并不会过分重视此次事件背后的社会暗流。拜登上台以后,美国大概率将回到原来以建制派为主导的常规状态。

观察者网:您如何评价美国这次轰动世界的事件呢?

金灿荣:这次事件给我的启示是这样的:

第一,制度不是万能的。有些学者坚持认为,一个好的制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这还真不是,制度设计得再好,如果人变了,不尊重这个制度,那这个制度肯定无效。

第二,美国社会撕裂的严重程度,可能已经达到了一般中国人理解不了的程度。美国的基层“红脖子”的愤怒是真的,不是装出来、演出来的,这个值得注意。

第三,由于社会严重分裂,即使特朗普本人的政治前途已经走到头,在社会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支持他的社会基础也不会改变。

这样的美国对于拜登政府而言,开始执政之后肯定是困难重重。拜登能不能真正面对、解决美国的问题,我持怀疑态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