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职审计师“狙击手” 揭上市公司造假常见的四大问题

来源:香港01

上市公司造假风波不断,揭出审计师(核数师)失职的情况愈趋严重,‘本地姜’对冲基金Argyle Street Management ﹙ASM)更以此觅出‘钱途’,靠着狙击审计师而获得倍计回报的赔偿。作为ASM这盘‘生意’的皇牌狙击手,ASM执行董事黄科凯(Kurkye)在法证会计(Forensic Accounting)方面经验丰富,熟悉审计造假手段。他向《香港01》揭露如果上市公司出现这四大情况,投资者便要小心留意!

财汇局前一段高调调查德勤涉审核冠华国际(00539.HK)未尽责、跟进德勤中国审计失当的指控,以及查康宏环球(01019.HK)财报审计。一连串调查,引起市场对上市公司造假及审计师专业的关注。

ASM由2014年至2015年开始做Litigation Funding(诉讼资金),向失职审计师兴讼获取赔偿,至今回报不俗。这盘生意做得起,是否代表香港监管机构监管不足?黄科凯则认为,香港监管已算严谨,但监管机构并非万能,‘就算出名监管严格的新加坡,早年都有不少上市公司出现造假数情况’。他认为审计师有严谨审计的责任,公司董事又有监察管理层的责任,故不能单靠监管机构监察造假。

多年来,黄科凯接触不少账目不清的上市公司,对造假数套路十分熟悉。在这个‘捉假’过程之中,他归纳出造假账常见的四大问题,包括公司架构过度复杂、大量不常用银行户口、高现金但高负债、逆市业绩过份造好。

爆上市公司造假的四大常见问题

黄科凯解释,一间上市公司在拓展新销售地区或增加生产线时,会设立很多子公司,来应对不同地方的税制,可能会让公司架构变得复杂。但太多打子公司会大大增加审计难度,所以有部份造假的上市公司会刻意开设大量子公司,用来规避审计师的追查。

此外,如果一间上市公司在一些偏远且不常见的银行,开了很多不常用的户口,亦是惯常蒙骗审计师的技俩,因为这样会增加审计师追查每一个户口的难度,有关银行余额可能就有很大机会造假。

至于高负债不一定是造假,但如果现金存量很高、同时不断借贷,就很大机会造假,可能其在实际户口现金根本不够偿还债务。

在逆市时大幅跑赢同业的上市公司亦值得留意,‘例如在疫情之下,酒店、零售、饮食业绩惨淡,突然某一间酒店集团“零零舍舍”逆市造好,审计师应要更谨慎’。因很多时为了借钱来应付关联公司的债务,就需要‘做大条数’,所以实际市场环境不会影响造假数公司的业绩。

捉到年报错处,审计师亦不一定‘上身’

在上市公司破产清盘时,清盘人有权控告导致上市公司损失的人如审计师或公司董事等。尽管审计师没有法律责任‘捉造假’,但不代表没有责任做足所有审计程序。‘假如上市公司造假数造得好精密、精细,在做足所有audit procedure之后都发现不到任何造假是没有责任’。事实上,审计师的责任只是在合理范围内,保证一间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没有重大的误导。如果只调查到公司有假数是不足以拿来控告审计师的,要找到证据证明审计师的审计程序有专业失当才行。

但他坦言,一旦传出上市公司造假消息,公司账目很大机会有问题。而且,很多时都是一些普通人能察觉有奇怪的问题,他笑言一看会有种‘auditor还没有睡醒啊’的想法。

他举出其中一个过往案例,一间上市公司在中国卖一款产品,报称一年收入100亿元,但实际上这种产品在中国的全部销售额都没有100亿元,‘作为审计师,这样简单的问题你都没有想,这样你点audit?如果你连个业务都不了解,又点做专业人士?’他续称,在这个情况下,审计师很大机会没有做足工夫,故下一步就会找出证据,例如审计师有没有质疑过公司的收入,以及做了什么工作查证收入,假如什么工作都没有做,就可以告他疏忽。

投资者不时听到审计师‘跳船’,但在审计师发现不了上市公司账目有问题时,就可以从司法途径索偿审计师,就算辞职都不能完全推卸责任。黄科凯指出,只要是账目出问题的那段时间由该审计师做审计工作,但因疏忽没有发现账目有问题就可以控告审计师。‘上市公司做假数做了几年,审计师无做足工作,到爆煲之前先话不出audit report,甚至发出“保留意见” ,都一样可以告他前几年的疏忽’。

不过,香港没有集体诉讼(Class Action),小股民就算知道审计师失职都未必可以靠司法诉讼来获得赔偿,只能向证监会投诉。到公司破产清盘时,亦未必能从公司手上取得分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