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诗田明:房地产是碳排放重兵战场,做节能建筑就是在减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房地产报”

中房报记者 焦玲玲丨成都报道

5月18日~19日,第十七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在成都举办,“碳中和”不约而同成为本次大会热议的聚焦点,房地产业和建筑业的节能、低碳发展也因此变得更加迫切。

中国气候变化特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解振华在视频致辞时强调,建筑业整体产生的碳排放(包括建筑建造、运行、建筑材料生产)占中国社会的五分之二,即40%。

这个数字和国际能源署宣布的基本一致。局势迫切,住建部正在紧锣密鼓制订建筑领域碳达峰行动方案,据悉,“建筑领域碳达峰和碳中和实现路径研究”已经立项。

“房地产是碳减排的重兵战场、主战场。”5月18日,朗诗控股董事长田明在绿建大会期间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实现碳减排目标,一是降低能耗,二是实现高效运维,三是逐步改变能源结构。“这是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路径图。”

不过,一直以来全球的碳交易市场中并没有建筑这个门类,也没有相应的计算规则。如何在房地产和建筑领域形成一套合适的、被大家公认的碳计算规则,这个问题已经列在很多机构的任务表上。毕竟只有统一碳计算方法论后,才能有后续的碳交易和碳资产。

行业已经在行动。5月19日,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绿色建筑与节能专业委员会绿色建筑与绿色金融专业学组在绿色建筑大会期间正式宣告成立,田明被聘为学组的主任委员。在成立仪式上他表示,学组将发挥集绿色金融、地产、科研智库跨界融合的优势,在推动建筑领域碳减排量核算方法论、建筑领域碳交易、建筑能效标识研究与落地等方面开展工作。

绿色建筑与绿色金融专业学组成立仪式合影留念

━━━━

房地产碳减排路径怎么走?

“如果把中国的房地产看作一个独立的经济体,它的碳排放占全球第三,第一是中国,碳排放占33%,第二是美国,碳排放占16%,第三的中国房地产碳排放占比是13%。”田明说。

目前,中国的碳排放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即33%,中国的房地产整体产生的碳排放占全国的五分之二,折算起来中国的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在全球的占比差不多是13%。

在前不久的“中国碳中和50人论坛上”,田明提出中国房地产业是碳排放的主战场时,很多院士跟他交流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目前大家都普遍认为钢铁、水泥、玻璃等这些才是高排放的领域。

田明表示,从钢铁、水泥、玻璃等材料的需求端和使用端来看,房地产领域是他们的第一大用户,用量基本占了这些材料产量的一半以上。

房地产业和建筑业的碳排放量主要集中在建筑材料生产、建筑建造以及后期的运行使用中,这些占到了全社会碳排放量的40%。

田明在绿建大会上发言时提出,“在双碳目标下,绿色低碳已经从企业自愿模式转变为必选模式”。

朗诗控股董事长田明在绿建大会开幕式上致辞

目前从中央部委到地方到行业企业,均在加速编制碳达峰行动方案。住建部的重大科技计划项目“建筑领域碳达峰和碳中和实现路径研究”项目也紧锣密鼓在进行,2020年3月,住建部科技与产业化中心在北京召开了重大科技计划项目“建筑领域碳达峰和碳中和实现路径研究”项目启动会,为建筑领域碳达峰行动方案做基础准备。

田明告诉记者,不同行业、城市、区域的情况都不同,但一般碳达峰、碳中和框架制订都会考虑四个方面:一是人口总量,这与人均碳排放有关;二是人均GDP,这与碳排放呈正相关关系;三是人均能源强度,也就是能效;四是能源碳强度/能源结构,就是能源结构中化石能源与清洁能源占比。

其中,人口总量和人均GDP是要保持一定的增长,那碳减排就需要在人均能源强度和能源结构两个方面下功夫。

基于此,对于建筑领域碳达峰、碳中和路径,田明分析,一是要降低能耗,二是实现高效运维,三是改变能源结构。

同时他提醒,碳达峰不是碳攀峰,不是先让排放冲到一个峰值后再去想办法中和,而是现在就要按照碳中和的要求,去控制碳排放增值,拉低峰值,同时要规定在一定时间内实现相应的峰值。“所以我认为碳达峰一定是在碳中和足迹下实现的,当下阶段碳达峰更重要。”

━━━━

建筑碳减排量怎么算?

目前,全国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在即。按照国家安排,基本确定在6月底前全国碳排放权交易上线启动。

不过目前来看,还没有建筑这个门类,因为建筑领域的碳排放还没有被交易机构认可的计算规则。

“建筑领域的碳计算比较复杂,建筑种类多,并且建筑性能差异特别大。”朗绿科技创始合伙人、副总裁、执行董事谢远建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朗诗拥有将近20年的绿色建筑实践,做了大量节能减碳工程,但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来说明减碳量。目前朗诗正在找第三方机构协助共同核算。

如果找到建筑碳排放的计算方法,并且这个计算方法能够被各界所认可,那就可以进行交易,对于低碳企业是一种鼓励,对高排放的企业就相对是一种惩罚。

田明一直想用这种市场的机制来推动国内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而不只是依靠政策推动,比如他之前多次提到可以借鉴西方国家的建筑能效标识这种模式。

在国外,社会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权威机构会从建筑设计、材料、建造、运行全方位评估后,给一个建筑贴上相应的能效标识。这个贴了能效标识的建筑就是一个抓手,银行、能源机构、政府、税务部门等都会有区别的对待政策。围绕建筑能效标识,就会产生鼓励低碳、环保,反对高能耗、高排放的系统性作用,整个社会就找到了一致行动的依据。

目前行业中也有企业或者机构在探索建筑碳计算的规则,但还没有形成一个公认的标准,不能推广使用。

在5月19日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绿色建筑与节能专业委员会绿色建筑与绿色金融专业学组成立仪式上,田明说会将碳减排量核算方法论、建筑能效标识研究落地等作为重点需要攻克的课题。

━━━━

对绿色技术体系是否会带来影响?

本次绿建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提出,“减碳的第一途径仍然是节能”,这一观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不仅如此,国务院参事、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也提出,建筑行业是决定一个城市碳中和是否成功的最重要的关键,绿色建筑更是其中的关键词。

谢远建说,朗诗之前所做的绿色科技住宅、公共建筑,其实就是在节能、低碳的路上,打造的绿色建筑就是在减碳。

除了新建建筑继续升级适合中国被动式建筑体系之外,朗诗控股、朗绿科技最近几年更是在既有建筑改造技术上着重研究。

中国目前600亿平方米的建筑中,99%是耗能型,既有建筑的节能空间巨大。谢远建说,老建筑要达到比较好的节能减碳效果,对科技的依赖性会比较高。

减碳与居住舒适性并不矛盾,注重依靠绿色技术创新来减碳的朗诗绿色技术体系也得到了行业与市场的认可。

据朗绿科技CEO申乐莹介绍,目前朗绿科技已经形成了从建筑本体、高能效设备、智慧运维与室内品质、污染物控制等一整套技术解决方案,已经用到了很多企业总部、公共建筑改造中。

申乐莹表示,朗绿科技提供的技术与服务,一方面节能本身是具备经济效益的,业主方的节电量等都可以计算成经济成本,另外,提供的高舒适度产品具备客户价值,并且在目前双碳目标下,还具备了社会价值。

据了解,朗诗每年盈收的6%以上都用于技术研发。目前朗诗拥有60多项发明专利,300余项相关专利,并且所有的发明专利都是围绕绿色建筑技术体系主业展开。

比如,朗诗开发的所有房子都要做气密性检测。当一栋建筑不论是窗户、玻璃、窗框、墙体漏风时,从舒适度、温度、湿度、雾霾角度,还是从节能、低碳角度,都是不可控制的。

谢远建还特别提到物联网、大数据、5G、人工智能等新科技与建筑融合后,数据效率大幅度提升,能够通过这些技术实现快速反应,帮助居住者营造随着气候变化、场景变化所需要的环境、品质控制,并且高效运维更加节能。另外,本身技术进步也带来了相关探测设备价格的降低,让技术成本更加可控。

目前朗诗新一代“自由方舟”健康住宅小区能源站都实现了无人值守机房,实现智能化的远程云平台智慧管控,并且有的机房还研发出机器人巡检。“智慧运维这个领域未来拥有相当大的空间。”谢远建说。

朗诗自由方舟项目

发表评论